今天,可能是今年度以來最難忘的一天。

 

在網路上聯絡一兩個月的親切房東,居然不是本人。看屋時請了別的超有耐心大叔帶看,隔天準備要簽約的時候發現對方居然是房屋仲介,但是從頭到尾,都沒人這樣說過。要付錢覺得對方很不親切,好像急著要把約簽好,所有的事連商量的餘地都沒有,堅持如果我2/28搬進去一定要5/27搬走。仲介的經理還一直說,她沒跟我連絡過,聯絡的都是他們公司的小妹。那~~那到底是誰啊?真的是見鬼了。

 

本來拿著房租要付的我,和表妹提著超大行李當場坐計程車走人。去另一個房東家看房子。

急著把所有事在一兩天做好,安頓下來,明天去接HEE,好準備星期六要去台大面試師資班的課程,把欠出版社的案子趕完。下個星期一緊接著五天的口譯行程。

 

所有緊繃的情緒在另外一個房東家潰堤了,因為房東要隔天晚上才能確定是否要出租,為的就是他想挑更好的房客,言下之意,是他覺得我們並不是好房客吧!善良的表妹還跟房東聊得很起勁,而我的心都盪到谷底了,我想到接下來的緊湊行程,要去考試的我居然可能流落街頭,答應每個客戶要做完的案子。而我,並沒有時間等房東打給我,然後有可能他會告訴我,他不想租給我。我蹲在房子的角落打越洋電話給HEE,不曉得為什麼突然失控哭了出來,把房東和表妹都嚇了一跳。

 

打完電話房東問我:「妳是幾年次啊?」我有了很大的反彈,心裡想我是幾年次關你家什麼事阿!口口聲聲說他瞭解出外人的心聲,但是他並不在乎他的房子租不出去,也沒什麼商量餘地。情緒失控的我馬上帶著所有行李離開,跟房東告辭,坐在街頭平復心情,然後決定搭計程車去原來的仲介簽約。

 

結果下車後五秒,計程車一開走,我就發現,我的筆記型電腦留在車上。表妹衝到馬路上,當然追不到車,也什麼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車號。我的電腦,我做到一半稿子。都消失在台北了。表妹衝到計程車陣中和計程車司機們交涉,問他們該怎麼辦。開始一一打電話問計程車行。不親切的仲介小姐當場目睹了整個經過,算她還有良心借我手機打電話給警廣。

 

還在德國準備搭機的HEE在第一時間聽說我掉了電腦。接著被我唸,說是因為他要來才跑到這裡來被台北人虐待,所以要買新的電腦給我。

 

找不到房子的我哭了出來,但是掉了電腦的我,卻意外的冷靜,還跟仲介小姐簽了約,約定晚一點他們把房間弄好搬東西進來後,我就跟表妹去報警,最後還去吃了火鍋。

 

表妹和HEE都有預感我會找回我的電腦。而我自己,並沒有很大的自信,我的奶奶級電腦並不算太珍貴,被我用到鍵盤的字都快磨光了,鍵盤還破了一個洞。然而我心痛的是我的所有翻譯稿,還有一些沒有存到光碟的照片,信件。

 

就在我無意識吃著火鍋,邊思考整個過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同時,收到了警廣的電話。叫我去領電腦。親切的計程車司機,幫我把電腦送到電台去了。這個城市,在一開始就讓我覺得難以適應,功利的人,善良的人,親切的人,混雜的大都會。還遇到了看到身份證後立刻問我為什麼好好的高雄不待跑來台北的菜鳥警察,讓人整個很傻眼。晚上還跟客戶談了工作細節。

 

歷經了這混亂的一切,買了枕頭一個人在晚上十點回到租的房子,發現了一件很驚人的事,完全沒打掃過,沒床墊,燈也沒裝好。。。。。。。。。打電話給仲介,答案更讓我想暈倒。說本來就沒附床墊。說那是個人衛生用品。GOD!但是打掃乾淨不是最基本的一件事嗎?洗手台有工人留下的煙灰,在浴室撿到前人留下的黑內褲,三更半夜的,我一個人拖著地。有點想扁人。看到晚上要睡的木板床。天哪天哪!我。。。的一天還真漫長。我這是何苦勒!我開始想念可愛的高雄。

創作者介紹

德意志家庭在南台灣

neahoma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