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的冬天,我扛著兩大箱行李被計程車司機丟在充滿著MOTEL的韓國街頭,心裡還納悶著學校宿舍怎麼可能坐落在五光十色MOTEL街上,就被宿舍管理員不友善的把我擋在門外,足足讓我等了五分鐘,然後出現一個說著奇怪北京腔的西方男生,充滿熱情的問我會不會韓文,需不需要幫忙。

 

據說當時的我非常的不親切,非常冷漠驕傲的說:「不用了,謝謝!」熱情的老外心想,管理員叫他下來繳網路費,還說有個女生需要他的幫助,這個女生可愛是可愛,可是太冷淡驕傲了。

 

沒想到四年後這個驕傲的台灣女生和親切的德國老外,還有一個肚子裡的活潑寶貝,會在溫暖的高雄定居下來。人生真是太神奇了。

 

四年前的我,義無反顧的衝到韓國去展開嶄新的人生,想要拋開過去的情感糾葛,然而卻在第一天遇見了人生的伴侶,還談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跨國戀愛。這或許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回顧這四年,曾經因為距離和沒有信心而放棄,思考了該怎麼做才是對彼此最好的局面,嘗試回到自己的國度,過著沒有彼此的生活,我瘋狂的工作,馬不停蹄的旅行著,試圖想離開令我魂縈夢牽那一年的韓國回憶,我知道自己一個人還是可以過得很好,只是沒有百分之百的快樂,在心底默默的祝福對方不要因為我的牽絆放棄了美好的前程。

 

200612月在東京機場重逢,分開了一年多,看到在日本留學,沒有我也過得很好的HEE,內心其實有點百感交集,開心的是他真得過得挺不錯,傷心的是,就算沒有我,他也過得很好。一起到高野山旅行,參訪各個神社時,我都在心裡祈求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幸福人生,也真的以為這就是我們最後的結局了。結束了日本旅行,飛往台灣的飛機上,我告訴自己,決定不再想為什麼他這麼複雜,又如此善良美好,而我為什麼會從靈魂深處深深的愛上他,卻說不出我愛你,我們的人生或許就此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我接受了他的複雜,好像是一種命中注定,生命讓我遇見善良的靈魂,我想學會接受,體會這所有的感覺,雖然是寂寞的悲傷的無能為力的,我就決定接受這所有的一切,不再問為什麼了。在高野山的山上我看到一對異國夫妻在那裡建立起屬於他們的小小咖啡館兼藝術畫廊,還有了個小娃娃,在當下我有了強烈的感動,我知道或許我們永遠都走不到那美好的一天,但或許記憶裡的美好可以取代一切。一輩子的我都會記得他攝人的眼神和表情。

 

就當我很灑脫的走出過去的人生,毫無疑問的迎接未來時,似乎所有困擾我的事都迎刃而解了,幾個月後HEE奇蹟似的出現在高雄機場。再來就是一連串不同國度的分離和重逢。

 

現在每天都可以在近距離感受到對方的存在,不再只是SKYPE視訊的影像和聲音。這一切有時就像一場不真實的夢境,偶爾讓我懷疑是否是自己幻想出來的情節。

 

今天早上HEE說恭喜妳用四年解決了一個複雜的德國男人。

 

這幾年來,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一直都有許多朋友支持著我,而我深信相信明年會過得更好。 我、HEE和小ALVIS會繼續在台灣定居,和大家培養感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ahomann 的頭像
neahomann

德意志家庭在南台灣

neahoma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